產品經理再就業

創業,互聯網,媒體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劉言飛語(ID:liufeinotes),作者:劉言飛語,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跟大家分享幾個打了碼的真實故事,真實含量 70%。 

一年前,J 轉運營崗的時候,我們都還是挺吃驚的。他已經是產品專家,做的項目也有前途,也是老員工,受器重。每一年半升一級,不出意外,三年后肯定能當上產品總監。 

去運營崗,那就得重新算資歷了,能不能被新老板信任,也還未可知。

我找到 J 問他怎么想的。

“你不覺得,做產品挺沒意思的嗎?”J 很淡定地反問。 

我:“沒意思?怎么說。” 

J:“咱們公司是做 O2O 產品的,大量的決策其實是運營在做決定,你沒感知到嗎?” 

我:“產品經理不也參與其中嘛。” 

J:“一個決策,話語權的話,運營大概占 80%,產品占 20%,這 20% 還得是死乞白賴要來的。人家運營怎么說產品和技術啊?不都是資源嘛。營銷經費是資源,商務關系是資源,你們一個個產品經理,也是資源啊。對你們好聲好氣,是因為需要你們幫忙寫文檔。” 

我說:“你不也剛轉運營,現在就一口一個‘你們產品經理’、‘我們運營’了。” 

J  沒理我,接著他的話頭說:“事業群的老板可都是直接管運營的。最終拍板的決策在哪,不還是在真正業務的老板手里。老板一直不認可產品經理存在的價值,對產品經理的人力成本太高的意見可是由來已久,要不是產品VP一直不松口,事業群的老板早就自己招人干了。對他們來說,寫文檔的人,不需要這么貴。” 

我:“這我倒是第一次聽說。”

J 接著說:“你看,要么就換個視角說。產品經理以前的那些決定產品應該是什么樣的功能,現在是誰做了?可不就是運營嗎。電商、O2O這些交易平臺,乘客怎么買東西,商家、司機怎么做供給,這不才是產品的本質嗎?這些更本質的流程、模式和策略,可是在運營手里啊。” 

J 說完頓了一頓,又補了一句:“所以我覺得吧,轉運營才是當了真的產品的經理。” 

G 去年在“在行”上約見我。 

他背景很不錯,是 TOP4 的高校畢業。畢業的時候碰巧讀了幾本產品經理的書,決心要進入這個行業。 

下決心的時候實在太晚了,找不到實習,校招的時候就沒有什么競爭力,沒拿到什么像樣的offer。 

去了一個創業小公司,結果半年多項目就黃了。這半年沒學到什么,只能又找一個并不太靠譜的創業小公司,也沒法學到什么東西。簡直像多米諾骨牌,一次不順利,次次不順利。 

又過了一年,G 實在受不了,決心裸辭出來看機會。可是大部分崗位投了簡歷就石沉大海;有的給面試機會,跟面試官一聊,就特別露怯,講不出太多東西。做的產品沒多少用戶,自己也沒有太多想法。 

于是他約我,希望我能幫他看看簡歷,講講面試經驗,以及還能怎樣自我提升。

我先鋪墊了一下產品經理的就業市場有多殘酷。

“產品經理是無法脫離實踐環境,去通過讀書或者參加培訓班提升的。當你在一個沒什么用戶和業務發展較慢的環境中,想要成長就真的很難。” 

“可以算筆賬。每年想做產品經理的畢業生有多少?可能有幾萬甚至十幾萬。而適合產品經理成長的好環境有多少?你也知道每年 BAT、美團頭條滴滴這些大廠不會招太多,把TOP100 的互聯網公司所有產品崗位加起來,有 1000 就不錯了。沒進到這 1000 個崗位里的產品經理,大概率成長都非常慢,而且許多人得三五年后才意識得到。” 

“再看有工作經驗的產品經理求職市場,甚至更加緊縮。產品經理的需求情況就是一個金字塔分布,越往上越難,但產品經理的數量卻是矩形分布的,甚至是倒金字塔的,工作年限比較長的人更多。所以一旦在起跑線落下,想追上也就更難了。阿里已經不招 30 歲以下還不到P7 的人了;頭條的不少新業務線也只看 90 后。” 

看他已經慌得一臉懵逼,我就轉換話題,開始幫他提求職的建議,像怎么修改簡歷、準備自我介紹和找面試渠道。 

最后我跟他補充說:“找工作是個看緣分的事情,像我的這些建議也只能讓你找到好工作的幾率提升,并不能保證你能找到工作。所以你要做好一個兜底打算。比如 3 個月,還是找不到產品經理的工作,那就要做好準備去做別的工作。” 

他點點頭就走了。我始終還是沒好意思說,他找到好工作的概率也就是 10%,我的建議幫他能提升到 15% 就不錯了。 市場還是太殘酷了。

最近,他說已經聽從家里的建議考上公務員了。 

3

T 已經做投資人三個月了。他為什么要從產品經理轉行,之前提過一句,跟 J 有點像,說是覺得沒意思。 

前陣子有次跟朋友們的聚會,我拉他單聊了一會兒,問他的考慮。 

T 說:“國內的產品經理概念都被炒作壞了。說是產品經理,其實大都是文檔專員,要么就是項目協調員。外界以為在指點江山,實際上都在打下手。” 

我說:“哪有這么夸張。大多產品經理還是在做功能設計的吧。” 

T 說:“要設計一個功能成本也太高了。你也在大公司待過對吧,要扯多少皮、要費多少勁才能把功能做上去啊。我在阿里有個哥們 Y,他做了大半年的項目,最后老板一句話,給說死了,只好又重新做別的。還有,你記得在微信工作的 S 不?她的需求據說被龍哥卡了半年都還沒上線呢,最近天天跟我哭訴。” 

我說:“那你為什么要去做投資人呢,有啥好的?” 

T 說:“做投資人吧,過癮的是,可以更自由啊,不需要扯皮啊。我覺得這個創業者是XX,我TM就可以不理會他;我覺得這個產品方向有意思,我就可以自己研究,還可以投錢支持我認可的團隊做出來。這多過癮。在大公司,這價值感,也太弱了。” 

我說:“那你這是屬于放飛自我的性格,確實不適合做產品經理啊,畢竟協作工種。” 

T 說:“說實話我見過的國內產品經理,90%的價值就是在協作上,真正在做決策創造產品價值的,太少了。都沒機會啊。那句話怎么說的來著,面試原子彈,進來擰螺絲。” 

我說:“不能自己參與產品,不也會有遺憾嗎?” 

T 說:“遺憾的話,確實會有。不過我在做產品經理之前,就決定了,我要做能通過‘對世界的認知和思考’來賺錢的事情。” 

“本來我以為產品經理是。后來發現,根本不是。” 

4

W 是一家中型公司的產品負責人,直接跟 CEO 匯報,薪資不低,工作悠閑,簡直是我最羨慕的朋友。 

不久前他出差,我們約在星巴克。他風塵仆仆地,有些憔悴。 

我很奇怪。 

“你怎么啦。你工作狀態不是應該挺舒適的嘛。” 

W 嘆了口氣:“我最近想出來創業。剛跟投資人聊完。”他又看了看表,“跟你聊 20 分鐘,我又得去見下一個投資人了。” 

我很驚訝,說:“你這天仙般的日子,不過了?哪怕再待兩年呢。” 

W 說:“再待兩年啊,我就真的什么都不會,成廢人了。” 

我:“你好歹是個產品總監啊,咋就什么都不會了呢。” 

W :“我問你,你說做 APP 這事兒,算是我們公司的核心價值嗎?” 

我:“那,好像不算是。” 

W:“制定運營策略呢?比如,做營銷活動,做會員成長。” 

我:“好像有點,但也不是核心的。” 

W:“我們公司的核心價值是啥?其實是在垂直領域的這些合作伙伴,他們不跟我們玩,我們怎么做都沒用。這背后是啥?是我們老板牛逼,他有資源。” 

我:“這話是沒錯。但要你這么說,每個公司都有最關鍵的競爭力啊,不在這個競爭力范圍內的,都別干了算了。” 

W:“也不是,有的公司,非核心崗位還是能鍛煉成長的。我們公司呢,因為做得太垂直了,看似已經是行業第一了,卻也沒有太多用戶,用戶的商業價值也沒探索清晰。又不像純線上的平臺,拿老用戶隨便做點兒創新,沒啥邊際成本。我們行業你也知道,做創新哪有那么簡單,又需要資源又需要錢的。” 

我點了點頭。 

W:“我怕的就是,這兩年舒服了,等到兩年后,我這些能力,根本沒人需要。要說對我們行業的理解,我不如人家傳統行業的;要說對互聯網產品的經驗,我這又有點粗糙。焦慮啊。” 

我:“那你怎么就想創業呢?找工作不也行嗎。” 

W:“我們這行業太慢。我們公司已經是發展最快的了,我去別的公司有啥意思。況且產品經理這個工作,我覺得大體還是看老板信任,信任才能夠有資源才能出活兒。你說我現在的title和薪資待遇,肯定要當團隊leader,空降本來就有風險,我還這么貴,哈哈太夠嗆了,很少有人要我的。”

“所以啊,想來想去,我覺得還是做點自己喜歡的事情吧。畢竟產品經理,不都有個自己做 CEO 的夢想嘛。” 

我:“那假如說,再遇到別的好機會呢?你會再去做產品經理嗎?”

W 收起笑容,沉吟了一會兒,說:“你不覺得,產品經理的時代,已經結束了嗎?”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3d彩票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