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者困于“00后”社交

創業 工作求職 員工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子彈財經(ID:wwwhygc),作者:張茹雅,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人不輕狂枉少年。

作為一名社交老兵,投資人康東認為“ 00 后一點兒也不特殊”。

他在騰訊當了 6 年記者,專門跟蹤報道社交行業,接觸了太多在這個風口上起落的產品,后來轉型成為社交投資人,“社交對人非常重要,在如今 00 后社交興起的當下,我更看好線下社交。”

出生在互聯網時代 00 后,又被叫做“互聯網原住民”,他們從出生起就被賦予了更多的可能,這也被看作社交賽道的希望。

國內的社交行業的確需要希望。

9 月初,微博推出社交App綠洲,其形態酷似Ins和小紅書,為了獲取用戶,利用微商吸引用戶從而成為“微商聚集地”,且上線 3 日便被爆料“涉嫌抄襲”事件; 9 月 24 日,據“晚點Late Post”報道,阿里釘釘事業部重啟了“新來往”項目,而這款產品也被外界稱為“毫無新意之作”。

而「子彈財經」在使用這款內測產品時,接觸到阿里的內部員工,他所發布的動態最早日期是 2018 年 11 月,針對近期外界對“Real如我”的輿論,“目前的確不是很理想”,但他說,“現拍現發使我們一直在堅持的理念,還是需要一些差異化。”

除了綠洲、Real如我, 2019 年的社交賽道入局者不在少數:張一鳴的“多閃”和“飛聊”,張朝陽的“狐友”......

王欣曾在i黑馬采訪中說,“ 2019 年一定是新一代社交產品的元年,會有很多社交產品會在今年陸續誕生。”

距離 2019 年結束還剩下 85 天,此時即便有了巨頭入場,社交賽道依舊沒有出現一款“驚艷”的產品。

“在雙微穩坐頭部的情況下,其他新社交產品想沖出來并不容易,背后要投入的成本太大,特別是針對 00 后的社交場景,入局者每走一步都是硬仗。”業內人士對「子彈財經」稱。

在冰火兩重天的社交賽道中,創投圈如何理解 00 后?創業者為何困于 00 后社交?

“新藍海” 00 后

“你見過用四根手指玩手機的人嗎?” 80 后社交創業者李乃旭向「子彈財經」拋出一個略顯奇怪的問題。

他們團隊面向幾百名初中生、高中生做了上百次訪談,發現很多青少年看到電子屏幕上的圖片,就會本能地用手指在屏幕上滑動。

很多 00 后接觸的第一臺電子設備便是平板電腦或者智能手機,因此多數人幾乎沒有按鍵或者鼠標點擊的概念。

“他們對于屏幕的理解和我們不一樣。”互聯網時代下成長的 00 后,從出生起,就附帶著“變與不變”。

“小時候,我都會把錢藏在枕頭和褥子下面,”但如今他發現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 00 后已經有自己的電子賬戶了,這導致他們很小就會線上消費。”

00 后自小就和商業社會緊密地鏈接在一起,隨著移動支付的普及,雖然支付寶不允許 12 歲以下用戶注冊,但微信的支付功能沒有年齡限制, 00 后養成了線上消費與使用手機錢包的習慣。

不過,互聯網為 00 后帶來的,絕不僅僅是消費習慣的改變。

訪談調研中,李乃旭對一個四川涼山的小男孩印象深刻。這個小男孩每天下午三點按時發布視頻,通過短視頻向外界展示村莊風景、田間地頭的一切,每月收入一千多。

“他們不止會花錢,也會通過互聯網賺錢。”而這是生活環境決定的。

作為互聯網原住民,他們始終被浸泡其中。

用異類的網絡用語標榜著自己的不同,形成一種獨特的文化現象。

他們總會自創一些網絡用語、特殊的詞匯。“處Q友”、“二次元”、“黑界”、“扣字”……“我需要百度才知道這個詞是什么意思、什么梗。” 80 后投資人康東對「子彈財經」說。

這種獨特的文化將他們真正聚合在一起。“快看漫畫”聚集兩億用戶,大部分是 00 后,正是漫畫和二次元將這類人群歸集到這個平臺上。

對于這種利用興趣完成社交目的的產品,康東認為:“這是種比較‘偷懶’的社交形式。大家有共同愛好的情況下輕松、迅速地熟悉認識,這種‘興趣+社交’的商業模式自有它的意義。”

快看漫畫相關負責人對「子彈財經」說,平臺上的 00 后大致用六個關鍵詞可以形容,即“文化自信、二次元、自我表達、特定圈層、創造力和愿意為興趣付費。”

其中,二次元文化已經逐漸走向主流文化,也正因為二次元這個小眾文化的崛起,快看漫畫才得以發展。

“ 00 后社交創業,在選擇文化方面一定要慎重。不能選太過于小眾的文化,沒有成長性,需要有普遍共識。”李乃旭推薦日本和韓國的小眾文化。

00 后本能地和“老年人”產生隔離。“一個圈子的魅力不在于有誰,而是在于沒有誰,這才是圈子的意義。”康東說。

他們希望被人看不懂,又渴望被理解認同。“ 00 后也很矛盾”,這也是青春期特有的矛盾。

00 后似乎在刻意設置這些“障礙”,將那些不懂的人隔離在外。

咖啡廳里,輕音樂緩緩響起,桌子上的兩杯拿鐵喝了不到一半,康東回憶起自己的青春,“我不到 20 歲的時候,每次看著那幫我比大十來歲甚至更大的人,總覺得,‘你們這幫老白菜,懂什么呀’!”

轉眼邁進不惑之年的他爽朗一笑,“現在我成了別人嘲弄的對象。”

不可否認的是,人是有共性的,他們要彰顯自己的與眾不同,“如果被大眾看懂,那他們就太失敗了。”

00 后不知道自己要什么,而這也是投資人、創業者想知道的問題,康東反問,“你在十幾歲的時候,知道自己要什么嗎?他們一點也不特殊。”

規律一直都在,只是時代在變。

相對于 70 后、 80 后、 90 后見證了互聯網發展, 00 后享受著互聯網的碩果,也正因為他們的變與不變, 00 后意味著更多的可能。

互聯網已經到了下半場,在這場加時賽中, 00 后社交會是僅存為數不多的藍海嗎?

“不理性”的決定

“你瘋了!”

兩年多前秋天的一個下午,李乃旭正和四五個朋友在一起吃飯,他告訴了創業多年的朋友,自己打算做社交產品。他們的反應很吃驚,覺得李乃旭的選擇很不明智。

時間線拉回到 2012 年,那時的李乃旭還是一名外賣項目創業者。“千團大戰”期間,全國競爭公司不下 5000 個,“當我們融到百萬級時,他們已經融到億級了;當我們融到千萬級時,他們的融資額度已經非常大了。”

做外賣的四年多,焦慮如影隨形。“我們始終在對手的陰影下活著。” 2016 年,隨著美團與大眾點評的“盛大聯姻”,千團大戰接近尾聲,李乃旭看到公司后臺用戶數據暫停增長,終于意識到他們徹底沒有機會了。

不過,“創業之心猶未死”。從外賣這個項目退出后,李乃旭轉而考察下一個戰場。

2016 年 1 月 20 日,人人網公司股價已經跌至 3 美元,總市值縮水至11. 36 億美元。

那天中午,李乃旭剛走出地鐵就看到了這個消息,立刻給朋友打了一通電話,他們聊了三個小時,“中國的社交版圖是不是有了一個實質性空缺的出現?”

要清楚的是, 2011 年上市初期,人人網股價高達74. 82 美元。 5 年時間,縮水近 7 倍,一代社交鼻祖就此謝幕。

中國社交市場進入一種非真正意義上的真空狀態,它終究被微信、微博填滿。“屬于我們的社交產品已經死了,在新一代 00 后身上,會出現新的商業模式嗎?”李乃旭想了很久很久。

在確定下一個創業方向后,李乃旭跑去和創業多年的朋友商量,也就有了被罵“瘋了”的那一幕,不過這也沒阻止他想把CQY做起來的念頭——在他的設想中,這是一款游戲化 00 后社交軟件,在社交過程中注入游戲基因來吸引用戶持續留存下來進行互動。

但是,做社交本身就是一件很瘋狂的事情。大部分社交創業者從網易、今日頭條、騰訊等大廠出來,至今也沒有成功的案例。

做社交產品必須深諳用戶心理,還要懂產品、懂運營、懂市場。大公司的員工可以通過實際操作觀測到用戶實際數據變化,而草根創業者普遍在某一方面的短板很“短”。

“草根創業者一般都是抱著自己的想法來做,覺得用戶會缺什么。”李乃旭清楚,如果沒有看到用戶真實的使用數據,很難對社交這件事有真實深刻的理解。

一開始,朋友對CQY的普遍不看好,但李乃旭心中的執拗一直都在,“我覺得中國的互聯網缺一款特別的 00 后社交產品,我要把它補上。”

一周過去了,兩周、三周、一個月……就這樣,社交創業計劃又擱置了半年,直到 2016 年下半年,李乃旭遇到了合伙人曹越和王程程。

作為一名連續創業者,李乃旭選擇了仍在校讀書的曹越做聯合創始人。曹越先前是李乃旭上家公司的實習生,目前在北師大讀大四,他是當時“校園聯創計劃”里最優秀的聯創之一,加入CQY項目后主要負責校園運營業務。

“最后,只有他支持我。”另外, 1998 年出生的曹越作為一名在校創業者,無疑更懂 00 后。李乃旭邀請曹越加入CQY項目時,對方爽快答應了。

另一位合伙人王程程,負責公司整體的運營工作,她后來成了李乃旭的妻子。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3d彩票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