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夢醒互聯網

上海1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新摘商業評論(ID:xinzhainews),作者:子雨,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二十年夢醒,上海的互聯網力量開始崛起。

“克勒文化”盛行的上海,似乎沒大有肥沃的互聯網土壤。易趣,大眾點評,土豆,餓了么等一眾本土互聯網企業接連遭遇被賣或關停的結局似乎也佐證了這一點。

曾幾何時,在野蠻生長,草莽遍地的中國互聯網發展史中,海派互聯網以其精致,慢節奏,講規則的打法被頻頻重創,“上海不相信互聯網”、“上海沒有互聯網基因”、“上海是怎樣錯失這些年的互聯網機遇”……諸如此類的言論總能在網絡上掀起一番熱議。

情況在 2015 年發生了轉變。拼多多的橫空出世改寫了電商的格局,也讓這座地處長江入海口的東方明珠多了一抹互聯網亮色。

緊接著,WiFi萬能鑰匙,小紅書,唯品會,趣頭條,UCloud等一票上海互聯網企業也跟著浮出水面。

兜兜轉轉二十載,海派互聯網歷經高光沉寂再到回春,沉浮背后是上海這座百年老城對城市文化的捍衛和一展東方霸主的雄心。

中國互聯網的主流戰場,上海從未缺席。

得到與錯過

上海互聯網起步很早。

1999 年 8 月 18 日,易趣網在上海成立,填補了國內電子商務C2C的空白,兩位創始人邵亦波和譚海音是畢業于美國哈佛商學院的海歸精英。易趣網成立不到半年就摘得了“國內拍賣網站之冠”的稱號,在國內一家獨大,風頭無兩。

三年后與eBay的聯手讓易趣網的發展步入了鼎盛期,而此時,距離162. 4 公里的杭州,馬云的支付寶也悄然誕生了。

2005 年易趣網與eBay推出了“安付通”,把服務器搬到了大洋彼岸后,費用變高,網速變慢,手續更繁瑣,相比之下,免費的支付寶簡直就是一股清流,“安付通”的衰落也由此埋下了伏筆。

與易趣網僅一字之差的易迅網也是個悲情角色。

易迅網身為上海本土內資電子商務企業,曾經也是躋身國內3C領域網絡零售前三強的龍頭。作為老牌B2C電商網站之一,易迅網以3C業務起家,在卜廣齊“高于客戶預期”的目標下,以對供應鏈和物流的極致追求在華東區打響了名號。

2009 年前后大量電商涌入,流量獲取越來越貴,為了給易迅更多流量造血,卜廣齊選擇了騰訊這顆大樹。經過一年的磨合,易迅被并入騰訊,騰訊則通過QQ等渠道為易迅導流。

蜜月期在四年后騰訊入股京東時畫上了句點。騰訊入股京東后,易迅被騰訊打包給了京東,連帶著還有原騰訊旗下的拍拍業務。騰訊在電商領域始終沒有起色,而易迅網也在一次次的并購中,漸漸沒有了姓名。

還有凡客,麥考林,一號店,eBay……這些帶著光環出生的互聯網企業伴著上海外企浪潮而生,卻在互聯網戰役中一次次折戟,令人唏噓。

除了國企,外企,金融等傳統領域的強勢讓上海沒有滋生利于互聯網企業發展的土壤之外,獨特的克勒文化也對其形成了制約。

克勒,一說源于英文clerk,指舊上海洋行的白領,最早接受西方文化的一群人,也有人說是carat,原意指大顆寶石,經歲月流變成為了某一類精英的專稱。

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傳承中,克勒逐漸內化為了一種精神和腔調,即以雅致的生活方式彰顯對生命的尊重與熱愛,俗稱:講究。

這種深入骨髓的講究,讓上海街道彌漫的塵埃都透露著精致,“魔都”也由此而來。一個城市中企業和產業的發展某種意義上會決定一個城市幾十年的命運。

這樣一個充斥著精英,office lady,金融市場極度發達的上海,看不上未成氣候又規則不明的互聯網,也無可厚非。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恰是得益于上海繁榮的外資環境,為做海外游戲業務起家的拼多多鋪了路,讓黃崢在招攬海外優秀人才的時候得心應手,最終成就了拼多多三年上市,市值超 300 億的商業傳奇,用黃崢自己的話說,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知識和人才是商業繁榮的基礎,作為國內最大的經濟中心和全球化的商業城市,上海有 13 所雙一流高校,儲備了大批優秀人才,盛大網絡創始人陳天橋,復星醫藥董事長陳啟宇和新浪總裁曹國偉畢業于復旦大學,餓了么創始人張旭豪和小紅書創始人毛文超畢業于上海交通大學,卓越網創始人王漢華畢業于華東師范大學……

城市的虹吸效應讓這些優秀人才能夠在上海占據一席之地,推動當地商業環境更加多元,也成為了燎原互聯網的星星之火。

「滬聯網」遍地開花

互聯網就如 20 世紀的鋼鐵制造, 19 世紀的港口外貿,是社會發展的基礎設施與底層建筑,抓住了它就抓住了未來商業的底座,也就擁有了最靈敏的商業觸角。

20 年來,上海誕生了一批又一批帶有“克勒”印記的海派互聯網企業。陳大年,梁建章,沈亞,張旭豪,黃崢,譚思亮,毛文超……每一位新銳企業家的出現,都為行業帶來了一次蛻變與革新。

如果說陳天橋拉開了上海互聯網故事的序幕,那么黃崢則帶領故事走向了高潮。

80 年出生的黃崢 26 歲就靠著從谷歌股權套現實現了財務自由,此后幾年與李開復、段永平、丁磊、孫彤宇等一眾互聯網大佬過從甚密, 2015 年 9 月黃崢的游戲公司內部孵化出了拼多多,瞄準中小城市,縣城,鄉鎮數億人口的購物需求,用社交拼團的方式網羅了低線市場, 34 個月登陸納斯達克,市值一度突破 330 億美元。

二次創業的譚思亮也與黃崢不謀而合,身為精英,卻走起了草根路線。

清華和中科院畢業后,譚思亮相繼任職雅虎、51.com、若鄰網高管,后擔任盛大在線開放平臺的總監,負責在線廣告業務。 2013 年譚思亮出走盛大,拿出 450 萬元成立了互眾廣告,繼續從事老本行。兩年后以13. 5 億元賣給了創業板吳通控股,套現離場。

一年后,不甘于此的他再度殺入互聯網,幾番折騰終于選定了下沉市場的資訊內容這一方向, 2016 年 6 月,在上海浦東新區星創科技廣場,一款名為趣頭條的產品上線了。

GMV超千億,淘寶用了五年,京東用了十年,拼多多用了三年。趣頭條上線 10 個月實現了用戶從 0 到 600 萬的爆發增長,在今日頭條,一點資訊,UC頭條的圍剿狙擊中突出重圍, 27 個月后成功掛牌上市。

在移動互聯網格局初定的大環境下,拼多多和趣頭條用“農村包圍城市”征服了市場,也讓外界見識到了“上海速度”。

近五年,政府鼓勵推進,上海互聯網發展步入了快車道。依托于本土扎實的制造業,蔚來汽車和威馬汽車在 2014 和 2015 年相繼落戶上海。

同時期,“種草社區”小紅書也在上海新天地一間幾十平米見方的蝸居里成立了。創始人毛文超和翟芳都是土生土長的武漢人,一個家住三眼橋,一個住新華路,兩人是相識近二十年的好友。

因對生活品質有相同的高追求萌生了創立“分享好物平臺”的想法,上海姑娘處處講究的“作”正中他們下懷,精致的魔都成為了他們創業的不二之選。

互聯網創業,九死一生。但只要活著,就要如夏花之絢爛,造聲量,立IP,刷存在感,精準傳播。而在互聯網圈,一場發布會就全部搞定。

梅賽德斯奔馳文化中心位于上海市世博園區內,擁有 18000 座主場館,上海文化娛樂的新地標,也是一眾互聯網公司格外鐘愛的發布會聚集地,阿里巴巴,科大訊飛,OPPO,騰訊……都在這里留下了印記。

2016 年羅永浩在上海梅賽德斯召開了錘子有史以來人數最多的發布會,推出了Smartisan OS。 180 分鐘,老羅在場館中盡情揮灑激情與汗水,與錘粉們來了一次心靈共振。

濃郁的互聯網文化氛圍,在浦東新區世博大道 1200 號發酵。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3d彩票平台下载